院士風采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院士風采 > 趙國屏(中國科學院院士 國家人類基因組南方研究中心)

  十一五“863”計劃重點項目---北冬蟲夏草子實體工廠化人工培育,是我國在高科技研究和開發領域邁出的一個新的方向性的課題,希望國家能繼續支持這個研究方向。我所工作的生物芯片上海國家工程研究中心就坐落在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內,與上海國寶企業發展中心是鄰居。張江凝聚了一種力量,這是一種對生命科學基礎研究的一個支撐角度。例如,在新藥的研究過程中,先是從基因組開始,再到藥物靶點的發現,藥物的研究開發走到產業、一直到臨床,可以成為一條線、一個網絡。在張江聚集了多種力量,它按照以上這個體系,線絡清晰地進行新藥研制。另外,張江與浦西的生命科學基礎研究和臨床研究密切結合,這在中國是僅有的。所以張江是一個能夠培育出真正高科技、為廣大人民健康服務的產業化基地。

  據說,按照美國保險業的說法,世界上的藥分三類:第一類藥是把病的根本治好第二類藥是能治病,但是不能治療根本第三類藥是安慰性的藥,它實際上不治病,僅是改善一些癥狀。對于中藥要以審慎的態度對待。是藥三分毒,在藥里總是含有一部分不好的物質。現代科學對中藥的質疑就是因為中藥的成分復雜,可能在發揮藥效的同時,也有少數的有毒物質進入體內。這是一種很嚴重的矛盾,但實際上也反映了藥物的本質。我們不要用悲觀的眼光去看它,應該用積極的眼光去對待。那么就需要從基因水平進行印證,一種中藥的基因與某種疾病到底有何關系,中藥的基因如何去“修復”病變的基因。另外對中藥資源進行品種基因圖譜的測定,建立統一的中藥材品種基因組圖庫,通過對中藥的信息解碼,掌握藥用植物的“基因密碼”,找出中藥里控制有效成分的功能性基因,也是解決當前瀕危中藥替代的有效辦法。蟲草既可以是中藥,又可以歸類為微生物藥,且治療效果明確。但是目前野生資源稀缺。通過對野生蟲草、蛹蟲草和人工培養北冬蟲夏草子實體的基因研究,就可以為人工培養北冬蟲夏草子實體替代野生蟲草提供有力的支撐。

  
七乐彩走势图表 甘肃快三遗漏号码 微乐棋牌辅助器通用版 大奖网最安全的彩票网站 棋牌游戏送金币可提现 魔兽世界秘籍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在单县做烧烤赚钱吗 足球直播免费 江西多乐彩前三走势图 电竞比分软件 现在手机那个软件赚钱吗 黄金娱乐棋牌游戏 雀美眉麻将写真馆图片 极速快乐十分计划软件下载 中原风采22选5中奖